Audition for Summer Festivals

2017年2月3日

今天早上刚考完一个音乐节。虽然感冒导致整个人都云里雾里的,但发挥的还算不错。巴赫的音色和旋律的走向都基本上是我想要的,Prokofiev奏鸣曲因为考试场地音色太轰所以很难判断。但我的钢琴搭档说,评审对我的评价很不错。不知为什么,我不记得评审对我的演奏有过任何 赞美。不是我失忆了,就是大脑自动屏蔽掉了。

考音乐节对我和我的一些朋友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值得记录的事了。我身边大部分朋友和同事也都觉得自己过了参加音乐节的阶段。写这篇日志的目的其实是因为昨天我在学校招生工作的时候的一段对话。想到那段对话,心里面真的是愤愤不平,还夹杂着各种心酸和苦逼。

对话的细节,这里不必详细记录。我们五六人一组围坐在桌前,发现各自都连续报考过同一个音乐节多次,大家都在Waiting List上过很多次,还有几位被晋级到Alternate List过几次。然而我们之间所有人都未能有幸参加过这个音乐节。这让我们不禁疑问,Waiting List和Alternate List到底是什马东东?在大家交换信息的过程中,我又听说,有人虽然在Waiting List上,但最后音乐节还是跳过Alternate List里的人邀请了他去音乐节。后来,大家得出结论:这全是看你认识谁,老师是谁,或者 who is your daddy…… 最后大家齐刷刷看着我说:oh,sorry... still... good luck tomorrow...

我之前连 着考过4年,4年的waiting list。现在告诉我means nothing?可笑。

周二我读到贝多芬写的一封信,里面写道:“it was only my art that held me back (from suicide). Ah. It seemed to me impossible to leave the world until I had brought forth all that I felt was within me.” 相比之下,我的人生还是很幸运的。但这些年坚持尝试去获得这些机会,只是因为我相信它们会让我在艺术上取得更高的成就。无论真相如何,我坚信,如果自己够强大,机会永远会有的。某位老师前些日子纽约见到我,还笑着跟身边的其他老师说我道:“这位 以后的事业不会有问题,他很自信,超极自信!”我事后想想,有些时候自己脑子确实缺根筋,大部分时间我觉得我也不算自信。但这些年我获得自信的源泉就是自己相信不断在进步。即使现在别人认为我不够格踏进他们的圈子,总有一天我会走到比他们更高的层面去的。

 

2017年2月4日 

 又是一个音乐节的audition。感冒真的很耗体力。不知为何,今天比昨天更累。下午四点三刻的考试,我四点一刻就到了。结果到了将近五点还没进去考。这次考试和两年前的考试一样,还是状况百出。一开场巴赫还不错,当时普罗一开始先是endpin划掉,再是翻谱出状况。好在其他地方没有什么纰漏,对音乐的表现也算是我能做到淋漓尽致的极限了。这次考试和往常最不同的就是被问了很多问题。慌张之下,有些问题回答的有些无厘头。在被问到自己学新曲子快不快的时候,我居然犹豫了……十五分钟的考试被我拖拖拉拉的回答耗了过二十多分钟才结束……不过总体来说,在演奏上,我的自信心比前几年多了好多。不是因为身经百战习惯了,就是很多事情已经不在乎了吧……

考试结束后,还意外的发现一位一直很敬重的朋友和同行也在准备考试。于是我等他考试结束想跟他大个招呼。在等待过程中,和他的钢琴搭档,之前认识的一位曼哈顿音乐学院的博士生聊了几句。感触就是,考试这种东西,真的是太难。特别想要成功,或是怕失败的,真的经受不住这种折磨。


2018年2月5日

今天最后一个音乐节的考试被我放弃了。早上一个中学时代开始一直很好的拉小提琴的朋友参加一个乐团考试的Super-Final Round。非常遗憾没有被选上。我早上收到之前考试的comments(这个我会在之前的日志上更新)。大家都不容易……加油~

此时又想到之前听到的一个对话:
 “你觉得我是想辛辛苦苦的生活还是轻轻松松的生活?”
 “您当然是想轻轻松松的生活啊。可是这却由不得您啊。所以最后您还是得辛辛苦苦的生活……”

 

FullSizeRender.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