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ristmas 2017

今年9月开始到圣诞节,我都在Rochester Phiharmonic Orchestra工作。认识了很多新朋友。一位老太太,名叫Mary,也是很慷慨的让我免费暂住在她家。这段时间交了很多新朋友,也经历了很多有趣的事情。

IMAGE.JPG

12月17日

我第一次装饰圣诞树。从1970年代开始,Mary和她已故的丈夫每年都会挑选新的Dated Ornament。每年他们都会把旧的圣诞树装饰从一个一个盒子里拿出来挂上在树上,然后添上新添的装饰。节日过后,再把所有的装饰一个一个返回盒子里。于是,这个传统今年就变由我和Mary一起完成了。我们一边装饰圣诞树,Mary一边告诉我每个装饰品背后的故事以及它赋予的对她特殊的意义。岁月不饶人。但也是因为这些岁月,让她拥有像我这样的年轻人不能体会的酸甜苦辣。

 

 

IMAGE.JPG

12月23日 

最后两场圣诞节前的演出 。不得不说,跟我们演出的高中生合唱团真的很出色。虽然我也有他们现在经历的16岁,17岁和18岁。但我的16、17、18岁并没有那么激情或者是那么闪耀的时刻。真的很高兴有这个机会跟他们同台演出,提醒了我不忘初心,也让我会想起当年的自己。

在两场演出之间的空余时间,我们乐团的大提琴首席借给我她的studio练琴。这个场景,让我回想起了再Mannes和Manhattan School的无数个日日夜夜。唯一不同的是那窗外的雪…… 

IMAGE.JPG

12月24日

返程回纽约 。已经习惯了这般长途来回跑的我,已经不顾打包装箱的细节了。行李找到空隙就塞。这样也算是充分利用空间了。非常感谢Mary这几个月对我的照料,并给我留下那么多美好的回忆……

 

 

最后再附上两张照片: 

Mary的圣诞节饼干 

Mary的圣诞节饼干 

圣诞季的雪

圣诞季的雪